王仕鹏回忆绝杀斯洛文尼亚:没想过传球 那时候的篮球很

体育教研组工作计划,王仕鹏回忆绝杀斯洛文尼亚:没想过传球 那时候的篮球很纯粹

体育教研组工作计划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人物

篮球世界杯结束后,《人物》与王仕鹏进行了深入的交流,以下是王仕鹏自述。

谈退役生活:解说时,我很少去表扬一个球

2016年退役,那是一个挺艰难的决定。不太舍得篮球,关键是自己还能打。

首先是球队到了一个新老交替的阶段。俱乐部也跟我们聊了,我如果一直在这个位置上的话,下面年轻球员会起不来了。确实俱乐部培养了我,我愿意做这个牺牲。第二个,还是家庭问题。从进国青开始,每年打完联赛去国家队,我和我父母一年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。那个时候也结婚了,老婆也怀孕了,我就想到了老尤(尤纳斯)的一句话,说篮球最后还是要回到生活当中来。

其实那个时候有很多其他俱乐部找我。但是我不太喜欢穿着其他队服去回到宏远去打比赛。我喜欢科比,我想最后自己也是一人一城一队。忠诚这个东西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吧。

退役的决定,我跟任何人都没说。队友知道之后,都给我发信息。我很平淡地接受这个事情。我没必再去证明什么了,什么比赛我都打过了。最后俱乐部说我们可以给你办个退役的球衣仪式。我不太喜欢这个东西,我为什么要退役球衣?不搞,每个人都搞,我就不搞。我现在回到了广东体院当老师已经快3年了,教大学生,校队也教,正常的上课也上。

退役之后,腾讯找到了我,说要不要来当解说。他们还专门做了一个战术分析的环节。一场比赛剪出两个战术,让我去给他们解答。

我现在看比赛有个习惯,这些战术,我都会记下来。我就想通过我的解说,能让中国的小孩子们不要更多的去关注什么库里的3分,什么詹姆斯的扣篮,这东西是你很难达到的。但是这些技战术是你可以做到的,基本功运球是你可以做到的。

我解说时,很少去表扬一个球。好还用说吗?大家都看到好了,再说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,对吧。说不好他才能进步啊,他才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但好多球迷现在理解不了这个问题。我们现在不是在帮孩子,是在害他们。像我打球的时候,骂我的人都那么多了。我现在解说,你们那么点儿人骂我算什么呀。

我到现在做人做事都是一样,我不去应酬,我不去恭维媒体,我不会去恭维那些领导,我只是做我自己,做纯粹的自己。

姚明抱着王仕鹏激动庆祝

谈那个绝杀:不能让你们觉得王仕鹏一辈子就能投这一个球

无数人问过我,王仕鹏,你这辈子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是哪个?好多人都说,不用想,肯定是2006年世锦赛绝杀那个球。我说,不是。

那个时候,没有人去布置什么,我就主动要了球去投那个球。在往前推进的时候,我没想过传球。我就想到我要运到前面去,我就要先把球投出去。出手那一刻,我什么都没有想。我这个人不怕担责任。我联赛当中到后期,说这个时候谁来,我都说我来。投不进,投不进回去练呗。

其实我们都有这种演练。最后落后几分该怎么打,肯定不会是我。应该是大姚执行,大姚最有把握。但那个演练是建立在教练叫完暂停之后打最后一个战术的布置。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暂停,什么都没有了。最后你只能孤注一掷了。正好刘炜离底线近,他就去发球了,我就在场内我去接球。我有要球的动作。

王仕鹏绝杀球

后来我想了一想,人生就是这样,当你在选择的路上有ABCD,也许你就迷茫了,患得患失,当只有一条路给你选的时候,也许什么事情都变得简单了。

那天回到了更衣室,每个人给了我一个拥抱,包括老尤。我记得特清楚,老尤已经几天没刮过胡子了,他的胡子特别长,蹭来蹭去地摩擦,剌到脸都。胡加时主任给我抱起来,他比我矮很多,老尤说不要抱不要抱,后面还有比赛,别受伤了。

回到酒店之后,马上吃完饭就去睡觉,太累了。睡得特别好。当时很多电话都没接到。还是打完世锦赛回国之后,我才知道原来国内这么多反应,我们在日本根本没有体验到。那时候哪有时间看?连微信都没有。

那个时候我记得,国家队工资才8千还是1万2,打几个电话就没了。这不得省点用嘛。出去比赛衣服什么都是自己洗。你给酒店洗也要自己花钱呢。现在有专门收衣服洗衣服,给你分好了。所以说那个时候篮球纯粹,大家想法也比较简单一点,没有那么多杂念。钱又没那么多,代言也没那么多,话题性没那么多,但是每天做的是什么,埋头苦干。

回国之后有一段时间,每一个人都在谈论这个球,我觉得特不好意思,说句实话,那场比赛我就投了那个。比赛不是我一个人的比赛,每个人那么多贡献,最后大家都在说这个球的时候,其他队友做的那些努力怎么办?我记得我只接受了几家大的媒体采访,别的我都推了,我都不太想提这个球。

实际上那个球对我的意义是自信心的提高。我看的东西、我打球的状态,和我以后我再碰到这些同样的对手,我的心态是不一样的。这个其实是篮球场上体现不出来的,更多的是这种精神层面、信心层面。下一次如果还是有这种机会到我手里的话,我也还会投出去。因为我总觉得我投出去的球都能进。

当时我是这么想的,这个球只是一个开始,我不能让你们觉得我王仕鹏一辈子就能投这一个球,我会投更多的绝杀给你们,从那个之后我在联赛中投过好多绝杀球。

我这辈子印象最深的,是2008年奥运会的那一届比赛。我们第一场球打美国队的时候,我们全场2万人在一起喊国歌。我没有说唱,都是用喊的状态,去喊这个国歌。我们把我们这种民族自豪感喊出来。

之前每年国家队组织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,当我从国家队退役的时候,因为我太太是北京人,我都会拉着她一起去看。有时候去看升旗,有时候去看降旗,每年都会去看一次。我孩子1岁的时候,我都带他看升旗,推婴儿车,我知道他看不懂,但是我希望他能够跟我一起,养成这么好的一个习惯。

退役之后,我无数次在梦里梦到这种情景:聚光灯照着12个人背后的名单,每一个都有他的名字,前面是一面硕大的国旗。12个人挽在一起。我感觉我又回到了2008年,我又穿上了中国队的队服站在球场上,我像一个战士一样,拿上了武器,我又准备冲锋陷阵了。

直到今天,我一次也没有梦见过那一球。

免责声明: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责任编辑:何甲足球即时比分

文章来源:荷甲比分,本文唯一链接:http://www.cakeees.com/sexzdg/1754.html

标签:体育教研组工作计划 |
体育教研组工作计划_王仕鹏回忆绝杀斯洛文尼亚:没想过传球 那时候的篮球很 - 何甲足球即时比分